贷款计算器

2019商业房贷分期还款利息计算器_2020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计算器在线_购买房屋按揭房价利率计算器最新

中国楼市房价涨跌的玄机

最近陆续有大学发布2020届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


2021年房贷计算器小编很好奇一个问题,顶尖名校的毕业生。他们都去哪些城市工作?当地的楼市,随之爆发了吗?


不查不知道,一查全是意料之外:


最留不住人的省份安徽,中科大毕业生居然近八成流失;


引力最强的上海,揽住了复旦超过七成的学子;


近十年来的最大趋势是:


之前狂吸毕业生的北京、天津等环渤海湾城市,正在被广深、沪杭,甚至中西部的成都、重庆、武汉、长沙、郑州等城市取代。


背后,透露了中国楼市的一大玄机。


直接上数据,看看8所顶尖学府——北大、清华、复旦、浙大、南大、交大、中科大、人大的毕业生流向。


北大:在北京就业的占43.55%、广东20.62%、华东(不包括上海)11.73%、上海6.48%、西南5.17%。


清华:首先是北京,其次是广东、上海、浙江、四川、江苏、福建。


复旦:上海就业占72.75%,其次是广东、浙江、北京、江苏等地。


浙大:在浙江省内就业的毕业生占到近6成,其次为上海、 广东、 北京、 江苏等一线或发达地区。


南大:毕业生在江苏省(45.45%)、上海市(12.93%)、广东省(9.39%)、浙江省(8.22%)和北京市(5.93%)就业的最多,南京、上海和深圳成为南大毕业生最为集中的城市前3名。


交大:主要去向为上海、广东、浙江、北京和江苏。


中科大:在安徽就业的比例为23.3%,其次是去上海、浙江、 江苏、 广东、 北京等一线城市和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西部地区相对集中在四川。


人大:主要为北京(55.54%)、广东(9.00%)、上海(4.94%),还有浙江、江苏、四川等地,占比不大,在2%-3%。


简单一看就会发现,不同省份(城市)能够留住顶尖毕业生的能力,真的差距太大了。


中科大毕业生在安徽就业的毕业生比例仅为23.3%,连1/3都不到。


而复旦毕业生,在上海本地就业的比例高达72.75%。


背后的原因也很好理解。广东、上海和浙江等经济发达的地方,能够给这些天之骄子,提供更好的就业机会。


比如,中科大的毕业生,很多去了华为,一共264人,比紧随其后的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中科院和百度3家单位的总和还多。


名单中的华为、中兴、普联、腾讯、招行等名企,都在深圳。这些顶级平台,吸引力秒杀了安徽本地企业。


留下来的,只有安徽省选调生、科大讯飞等去向。


形成非常鲜明对比的是复旦大学。


不论在哪个领域,复旦的毕业生几乎都能在上海找到顶级的平台,开始职业生涯。


医学、制造业、金融、政府机关/公共服务行业的毕业生占比都较大。


这些行业上海都有,而且全国领先,复旦的毕业生就没必要去外省就业,加上上海落户对复旦人格外照顾,因此,留沪的比例非常大。


扫一眼名单就能清晰地看到这一点:


金融机构有普华永道、平安、招行、银联、建行、安永、中信证券、交通银行、上交所……


互联网公司有拼多多(上海寻梦),招入了43名复旦毕业生,和腾讯一个数量级。


不知这几名入职PDD的复旦才子最近身体可好,凌晨1点下班了没。


虽然金融和互联网行业抢了众多复旦毕业生,但最大赢家我觉得是另外两个:华为和武汉东湖高新区管委会。华为招了128人,压倒性优势,相当于拼多多加腾讯加普华永道。武汉这个新区管委会也抢了18人。


这让我想起去年毕业季,杭州余杭街道办招了8个人,全都是清华北大毕业生,还都是硕士、博士。


高材生去基层,大材小用?就业内卷化?


当然不是!这些人精着呢,余杭的街道办可不一般。比如这8人里,有两人分在未来科技城所在的仓前、五常街道。


这两个街道,相当于华为、腾讯、大疆待过的深圳粤海街道,你说牛不牛?积攒几年最牛街道的基层工作经验,升迁快,你懂的。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


北大毕业生就业第二选择竟然不是上海,而是深圳,第三选择不是网红城市杭州,而是低调的广州。


我们先看北大才子都去了哪些单位:


最受欢迎的还是华为,其次是腾讯,都在深圳,反倒没有看到上海的单位。


阿里并不是多数北大才子的选择,因此从数据上看,去杭州的毕业生并不多。反倒是广州,因为是多数机构的区域中心,吸引了不少北大人。


和复旦类似,北大毕业生最多的选择是政府机关和金融机构,而且选择政府机关的比例比复旦多得多。


南方周末一篇文章《名校生挺进体制内》提到,北大2019届毕业生,49.79%到机关单位,再算上27.14%去国有企业的,合计下来,超过3/4进入体制。


河北省委组织部,招收84人;


福建省委组织部,招收55人;


四川省委组织部,招收41人;


广东省委组织部,招收26人;


河南省委组织部,招收24人;


山东省委组织部,招收19人;


浙江省委组织部,招收18人;


湖南省委组织部,招收17人。


南方周末上述文章认为,造成上述现象的原因是“体制外环境激变”、“体制内待遇提高”。


互联网公司风光无限,但免不了996甚至007。年薪百万,可能不是一年拿100万的意思,而是猝死赔偿100万。


再加上外部环境动荡,稳定的工作开始散发迷人的魅力。不少单位甚至给清华北大毕业生开了直通车,只问了高考成绩就可以发offer,少了面试的煎熬。有的毕业生甚至说:“给的钱多,还不挑不拣,为什么不去呢?”


而这些国之骄子去的地方,经济发展水平都还过得去。你看北大毕业生去得最多的就业单位,都位于沿海发达地区和中部强省。


清北毕业生进体制的越来越多,但留在北京的比例却在减少。


清华大学本科生毕业留在北京的比例,由2013年的30.7%减到2020年的21.9%;硕士生留在北京的,由2013年的56.1%减到2020年的39.6%。博士生留京的比例倒是变化不大。


这些离京的毕业生,主要流向了广东和上海。2013年,去往广东的硕士生比例为11%,2020年达到21.2%。


2013年到2020年,前往上海的本硕博毕业生,比例分别由10.6%、7%、5.2%提高到26.6%、11%和12.2%。


如今,留在北京的本科生,比去上海的还要少。


这可是在城市鄙视链顶端的北京。


北大的情况也差不多。2013年,北大本科生留京率高达71.79%,2014年为58.04%,2019年跌到16.07%(校本部)。


为什么?


户口,拦在清北毕业生面前最大的一道坎。


第二道坎是买房。在全国房价第二高的城市,一套动辄数百万的房子,不是普通清北毕业生买得起的。


而大湾区的广深,不仅有产业、包容的环境,日益完善的基础设施,更有宽松的落户政策,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北京高校毕业生前来工作、生活。深圳,还被称为北京的飞地,生活切换成本几乎为零。


还有上海,产业优势自不必说,去年也放下架子开始“抢人”,效果立竿见影——人才引入刺激当地楼市。2020年,上海卖了30万套二手房,创近3年来最高。


北京再不放下架子,清北人离京的比例,可能还会进一步扩大。


这只是近10年中国大学毕业生就业变迁的一个缩影。


如果把时间线再拉长到10年,把毕业生范围从尖子生扩大到本科生,会发现:


在泛渤海湾区域经济体就业的本科生比例正在降低,由近34%降到20%以下;


在泛长三角区域经济体就业的本科生比例也有所下降,从28%降到25.8%;


增长较快的,是泛珠三角、西南、中原区域经济体。泛珠三角上涨最快,由13.5%涨到21.0%。


上文说了,毕业生都会往经济发达地区走。10年前,泛渤海湾区域经济体(包括北京、天津、山东、河北、内蒙古、山西)正是辉煌时刻:


GDP前20强里,有北京、天津、青岛、唐山、烟台5个城市。天津,正通过投资拉动,经济突飞猛进。滨海新区GDP超过浦东新区、天津GDP超过广州的言论甚嚣尘上。


2010年和2019年国内GDP前20强城市


那几年,也正是珠三角有些失落的时候。


天津GDP突飞猛进,广州很焦虑,甚至引发学界大讨论。当时的意见领袖金心异专门写了文章《论广州的战略迷失》,指出广州发展存在的问题,收录在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推出的“广州九论”中。


深圳那几年也远没有现在风光。当时,深圳开始“腾笼换鸟”,正处在转型衰退中。


《新周刊》也把第四城的称号交给成都,而不是深圳。


谁曾想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10年后,虽说泛渤海湾还有4个城市在前20榜单,但实力已大减。天津、青岛投资拉动增长乏力,主动“挤水分”后,排名下降,不复往日辉煌。珠三角的广深,发展飞速。


再加上这几年强省会战略,中部郑州、武汉、长沙,还有成都、重庆等城市,都获得了长足的发展。花样百出的抢人大战,把优秀的毕业生从北京、天津等地抢过来。


当然,来了广深并不意味生活就简单,同样需要打拼奋斗。


去年华为招了一名华科大女博士,年薪156万。结果人家姑娘说:“156万放在房价都要10万一平的深圳市来说,感觉也很难做些什么。”


看来,华为天才少女也有点无奈。百万年薪想在深圳买套房,也是需要时间的。


这些佼佼者,现在是当地楼市的刚需客,未来几年就是城市顶级豪宅的接盘侠,拉高当地房产最高价。


据说,完美日记的老板,毕业于TOP 10高校中山大学,买了广州最贵的房子——侨鑫汇悦台。


近800平方米复式,单价29万,总价2.3亿,刷新广州豪宅成交记录。


神仙买房的事情,我们普通人看看就好。至于有何借鉴,那只有一个:


多赚钱,跟着这些尖子生选城市、买房。北上广深杭及其周边,大概率不会错!


cache
Processed in 0.0050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