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的大象

昨天中午看了篇文章,内容并不精彩,精彩的地方还在评论,几十条评论浏览下来,终于忍不住回复了其中一条。

可仍然意犹未尽,遂决定写一篇东西,好把想说的话说完。

 

(1)

校内JY质量不断下滑。整体如何我不敢下定论,我并没有论据可以论证这一点。因此,我仅仅从我所在的三线城市和我了解的四五线城市来看,是可以得出这一结论的。尤其是GL学校,几年来不断地“JF”,在我看来,非但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反而使得教学质量严重下滑。

原因有很多,我只谈一点——ZC没有匹配科学的细则。“JF”减的只是时间、作业量,但具体到教学任务如何完成,在有限的时间内如何让教学效果得以呈现,评价体系是不是要重新确立?这些问题没有得到相应的解决,“JF”何来效果?毕竟,“JF”的初衷并非降低教学质量。

房间里的大象

 

校外PX市场的确混乱。大大小小的PX机构遍地都是,不乏鱼目混珠者。PX市场多年来确实缺乏合理的监管,也正因如此,家长们才怨声载道。如果不加以规范,“劣币驱逐良币”的事情必将发生。毕竟,还是有许多机构认真办学,良心办学,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规范的市场,好让他们的价值得以发挥,为更多的家长和孩子提供有价值的服务。

因此,我毫不反对JY方面的改革,但看到各地出台的政策,还是为JY捏了一把汗。

这种类似于“一刀切”的做法真的对吗?机构面临的是怎样的一个结局几乎不言而喻,彻底打垮PX行业的做法对JY是好事吗?

这种不断提倡“快乐JY”的口号真的对吗?GL学校可能面临的困境也许比培训机构更严重。这种困境是对于学校的管理者和教师来说的,校长真的知道如何让JY快乐起来吗?教师们呢?如何让孩子们在快乐中学习?学校早放学,作业不能留,还要担负起托管任务。考试呢?有地方已经要取消部分年级的期中考试。我希望自己是杞人忧天,当大家只有在最后一刻决定“去哪上学”的关键节点前才真正意识到孩子的成绩如何时,崩溃的到底是谁?

“现实”可能是——学校和教师们如何面对家长的责难?平日不也沟通了吗?“上课状态不太好”、“有老师反映上课睡觉”、“孩子违反……纪律了”、“期末考得不好,你们想想办法吧”……怎么想办法?全班那么多人,老师再负责任,能管得了每一个吗?学校托管能把作业写完就很了不起了。补课?谁敢给你补?出去补?哪有机构让你补?

当然,还有另一个可能的“现实”画面:

我们的孩子不用我们操心,学习没问题,各方面都不错,作业没多少,我们还能辅导的了,和老师的配合简直完美,到小考、中考的时候如我们所愿。

这样的“现实”是可能存在的,但请问,百分比有多少?会比现在更高吗?

 

(2)

说回中午看文章评论的事情。几十条看完,大多数评论者可以说是举双手双脚欢迎现在的改革措施。但我没有读到几个评论是经过思考的,就连支持都没有支持到点上。

就说“快乐JY”吧,好多评论(但愿评论者不是家长)表达出一派欢欣鼓舞,其理由大多集中在“我们当年就很轻松,现在也很好”这样的论调上。那些强调“现在的孩子太累了,也该放松一些”的观点我也比较认同,可动不动就拿现在和以前比较的看法我就完全不能苟同了。

以我不太丰富的人生经验和阅历,我相信,大多数普通人不靠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辛苦和努力,怎么可能“现在也很好”?除非这个“也很好”的评判标准不是我们普通人的那个世俗意义上的“好”。同样,为了避免总有人举个案,我还要强调,我从不否认“运气”的重要性,那么,一小部分完全靠“运气”过得“也很好”的也不属于“大多数普通人”。

努力+运气是普通人的“成功之道”,这一点我也相信能得到大家的认同。作为一个80后,我努力地回想我从前的日子。在我的同学里,现在很好的,哪个不是付出了比大多数同学更多的努力?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无不感慨当年那些努力的日子。

是,我们当年没有那么多机构,没有那么多作业,没有那么多的焦虑。可是,作为一个四五线城市里的孩子,最终能考上好的大学,哪一个不是自己奋发努力,哪一个不是自己找卷子做,找老师问?

我曾经的班长后来和我们聚会时说,她常常写题写到深夜,一道题解不出来就不睡。周六日当我们还在球场上疯玩的时候,她在家里做题复习,当我们中午在宿舍呼呼打鼾的时候,她还在教室里刷题背知识点。我知道,我举得只是一个个案,但我相信,但凡能理性思考问题的人,会相信这是大多数人的“成功之道”。

“快乐JY”本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JY的本质还在于“学习”,而“学习”从来都是“苦”的。要知道,我们寄希望于通过“学习”而能赢得的东西都很贵啊!这么贵的东西凭什么能让作为普通人的我们轻轻松松地赢得?你要孩子考好高中是吧?还要考好大学是吧?毕业了有的要考研,有的要找工作,那么工作也要好的吧?那请问,好高中多吗?好大学多吗?好工作多吗?一定都不多。“物以稀为贵”,反过来,“贵”的东西一定“稀”。

学习很苦,就是因为它有价值,而且价值很高。容易的事情大多没什么价值。

我相信,“快乐”是JY的一种手段,也可能是结果,但一定不是主要过程。想快乐,想轻松,是人之常情,没有问题。但如果想让学习有成果,吃苦是必须的。

 

(3)

我真心希望那些评论者都不是家长,而是目前还没小孩的成年人,或其实就是一个学生,那么,他(她)的评论就很合理,符合他(她)的立场,我可以理解。但如果评论者是个真实的家长,那么,我既感到遗憾,也感到担忧。

遗憾的是,这些做父母的如释重负的真正原因,或许并不是孩子轻松了,而是他们轻松了。担忧的是,这些父母只是希望大家的孩子都一样,不要竞争,害怕竞争,要好大家一起好,要差大家一起差。

前者,我不想多说,家里如果有矿,怎么快乐都不过分;后者,我只想说,竞争从来都不会消失,吃大锅饭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很多年以前,“读书无用论”甚嚣尘上,但总有一些人没有放弃读书,他们把书埋进地里,半夜时分悄悄挖出,点着油灯、手电筒,躲在被窝里学习。后来,他们成为了各个领域里的佼佼者,他们用不同的方式不断地告诉我们,学习,很辛苦,但值得。

最后,但愿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但愿我们不是在做一个可怕的游戏——房间里的大象。我们选择看不到那头“大象”,眼不见心不烦。

过去没办法,看不见都不行,现在好了,所有人都给发了一条布带,蒙上双眼就好了。

 

版权声明:
作者:谢其福
链接:https://www.nlnw.net/suibi/125.html
来源:谢其福财经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