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不要脸的“杂种”

年前去了趟海南,行程中看到和听到一些事,最大的感慨是:一定要把儿子培养成一个不要脸的杂种,这也是我对大家最诚挚的新年祝福!

 

01

D1,去了三亚湾的南山佛教文化苑,那里有世界最高的海上三面观世音像。

2009年,我25岁,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记者,随公司团建来过这。

2022年,我38岁,已是一个财富自由的小老板,故地重游。

我不信佛,不能叫“还愿”,但内心有一种“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的感慨。

上面两张同一位置照片,都没加过瘦脸美颜滤镜,能明显看出,现在的我,已有明显中年人既视感。

以前我总吐槽自己中年油腻男发际线后移,其实就是玩梗。

最近一年,照镜子时,发现发际线真在后移,且白发明显增多。

一股中年发福的油腻味,怎么都掩盖不了……

从小到大,别人一直说我像妈,如今突然发现,我的形象气质神态,真是越来越像我爸,把我自己吓了一跳。

人一辈子都是基因奴隶,后天再努力,也只能在“命”所划定的上限内扑腾,但无论如何拼搏,也无法超越基因划定的阈值。

仔细看这两张照片,反而更喜欢现在油腻的我。

当年毕竟青涩,造型有明显摆拍痕迹,笑得也很含蓄,嘴都没张开。

现在放开多了,无论站姿还是笑容,都很自然。

记得创业伊始,我就在视频里反复露出过这口大白牙~

8年前创业之初,台湾平溪放天灯许愿~

哪怕这两年身形走样,变身胖虎,我也没觉得有啥不好意思,对不起观众。

创业多年,来来往往见了那么多人,一次又一次见证人性在利益面前的算计和背叛,贪婪和愚昧,一次又一次被无数人网暴,粉转路、粉转路转黑、路转黑、路转黑转粉……见多了,慢慢对人性有了更深理解,很多事也就释然了。

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与自己和解,与世界和解,慢慢“不要脸”。

我不为任何人活,有人理解我,是稀缺意外,我倍感珍惜,有人误解我,乃人生常态,我一笑了之。

 

02

D2,推送了提前写好的文章:《零容忍》

最后提到华大基因CEO尹烨的观点。

他说生物的利他,绝大部分只是基因之间的互作,聪明骗笨的,一层一层骗上去,构成复杂食物链,俗称“割韭菜”。

人的利他,基于人的动物性,同样普遍存在割韭菜现象——只不过看起来更文明,更隐蔽,吃相更好看点。

《开端》故事悲剧的真正原因,是网暴。

做个不要脸的“杂种”

 

网暴的本质,是当个体躲在网络背后,无需为自身言行付出任何法律、道德或经济上的代价时,人心的恶就会无止境散发出去……

但基于更具智慧的人性或者说人性中的神性,也就是用人类自己构建起来的无私的文化基因,不断去抑制自私的生物基因,使人的利他,也可以体现为真利他。

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者,亦施于人。

尹烨说,真利他,是人之所以能称为人的关键。

没想到第二天,《开端》大结局的同时,刘学州在三亚海边自尽……

 

03

D3,我在亚龙湾酒店直播时,和大家说,所有顺人性的事,都让人很爽,也很容易因此花钱,所有逆人性的事,都让人难受,但也容易因此赚到钱。

为什么赚钱这么难?

因为人人都想做顺人性的事,不想做逆人性的事。

只有少数逆人性强者,才能赚到大钱。

反腐败也好,“共同富裕”也罢,本质都是做逆人性的苦差事,不进则退,稍一放松,前功尽弃,不得不矫枉过正,“零容忍”。

但宏观层面大规模的逆人性运动,本质上,是为了顺应绝大多数普通人的人性弱点。

这种弱点叫:幸福是通过比较获得的。

30年前,出门打车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别人在公交站台目送你挥手拦下一辆普桑,你的幸福感爆棚。

如今,谁会滴滴叫个车,就有幸福感?

大多数人做不到与世界和自己和解,单纯为自己而活,一定要在群体生活中,把别人比下去,才能体现出自己的幸福感和优越感。

任何时代,都是如此。

穷人永远会嫉妒富人,穷人又总是大多数,一旦穷人怒气突破阈值,所有人都没好果子吃……

发泄内心负面情绪是一种基本心理需求,但和谐社会,现实中无处发泄,也不敢发泄,只能躲到网络上,骂这个奋斗逼,那个绿茶婊,这个傻白甜,那个舔狗,这个女拳师,那个直男癌……反正只要自己看不顺眼的,统统一顿臭骂,让内心之恶肆意释放。

这,就是网暴的实质。

 

04

D4,来到海棠湾,在后海渔村的栈桥上,偶然发现地上堆满悼念刘学州的鲜花和祭品。

最后这张照片,是送货员拍照发给网上的客户,证明自己把鲜花送到了。

我的价值观是自助者,理应天助之。

刘学州这种自强不息的好孩子,理应获得更多人的帮助,而不是这个结局。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更何况是为自证清白的自杀。

从刘学州在海边留下的遗书,可以看出这孩子的命运何等坎坷。

刚一出生,就被父母卖给人贩子——生父事后解释,丈人问自己要彩礼,拿不出就卖孩子。

禽兽不如。

4岁懵懵懂懂时,养父母因意外双双身亡。

没了父母,此后刘学州生活异常艰辛——不只物质条件匮乏,更因没有父母保护,被说成“野孩子”,备受校园霸凌,被迫多次转校。

上了中学,本以为能从头再来,又被变态男老师鸡奸。

受孙海洋事件启发,他也想通过网络寻亲,找出自己真正的身世,没想到随即遭遇双重暴击。

一是早已离婚,此后又各自多次重组家庭,生了好多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弟妹的亲生父母,都不待见自己,嫌弃他的出现,打破平静生活。

从小缺爱的刘学州,最渴望的就是有一个“家”,至少有个地方可以住,不再寄人篱下,颠沛流离,却被亲生父母认为太过贪婪,刚认亲就要买房子,生母还把他微信拉黑。

随后新京报嗅到新闻爆点,报道了生母颠倒黑白,拼命给自己洗地的一面之词,却故意不向刘学州求证,加上刘学州穿着高仿,又去三亚旅游,很多人坚信刘学州就是网络乞丐,故意炒作,其实日子过得很潇洒。

我都没钱穿名牌去三亚旅游,你居然都拥有,还敢网络卖惨,一肚子羡慕嫉妒恨,看我不把你喷死!

遗书中,刘学州写得很清楚。

生父母令人心寒的言行,是主要原因。

新京报的人血馒头,是幕后推手。

成千上万匿名网友的网暴,是直接导火索。

人活一口气,一个念想,一个希望。

归根到底,是他在短短17年人生中,虽一直自强不息,乐观向前,却总是一再经历人性之恶的摧残。

为何命运对他如此不公?

不知道。

就像他遗书标题:生来即轻,还时亦净。

但如果刘学州不是这么要脸,这么在意自己的清白……

 

05

D5,从分界洲岛回酒店后,晚上无聊逛B站,凑巧看了陈可辛的《夺冠》。

前年电影上映时,我觉得讲家喻户晓的中国女排,应该拍不出啥心意,就没看。

没想到,这个众所周知的故事,陈还是拍出了类似《中国合伙人》的独特气质。

最令我动容的一个桥段是:

04年雅典奥运会,中国女排时隔20年,再次登顶奥运冠军,举国沸腾,“女排精神”再次成为热词。

然而08年北京奥运会,郎平带领美国队,在我们家门口击败中国女排,郎平一度背负比刘翔更不堪的骂名……

2013年,挚爱排球又心系祖国的郎平,执掌中国女排帅印。

随后启动大刀阔斧的改革。

但老队长、主力二传曾春蕾,没能入选里约大名单。

她对郎平吐槽,每天练习超过10小时,现在状态这么好,为啥我不能去?我27了,现在是运动生涯巅峰期,一个运动员能等几个四年?

郎平说,就是因为你打得太好,一直是主力,对手把你摸得透透的……对不起。

命运对曾春蕾公平吗?

有没有人想过,2008年,祖国和人民,对郎平公平吗?对刘翔公平吗?

不公平又能怎样,是心灰意冷,从此自暴自弃,自甘堕落?

什么是真正的“女排精神”?

是正能量的顽强战斗、勇敢拼搏?

是伟光正的为国争光,扬我国威?

我觉得不全是。

竞技体育如此残酷,从没有常胜将军,状态总是有起有伏,比赛总是有输有赢。

重要的是,在逆境甚至绝境中,依然咬紧牙关,心怀乐观,不抛弃,不放弃!

说人话就是:即使你再努力,命运就是喂你吃屎,你也要笑着把眼前这坨屎吃了~

比如现在的癌股。

可惜,从小没父母疼爱的刘学州,没机会接受如此重要的挫折教育。

 

06

D6,我推送了另一篇提前准备的稿子:《如何一眼看出,一座城市值不值得买?》

这是3年前旧文,因为当时反响好,修改后重发。

开头有段,讲到我对“杂种”的偏爱,认为文明和生物一样,需要不断交流混杂才能成长壮大,自古那些文明的重要交汇点,就会形成繁荣大都会。

3年前,这话没引起任何争议,如今却有好多人反对,认为纯种比杂种好。

他们的理由是,杂交容易引起基因突变,绝大部分基因突变都是不好的,杂交水稻优秀,是我们人为选种,把大概率劣质的杂交都淘汰了,但人类没法这样选种淘汰,所以还不如纯种好,保持基因的稳定性。

其实我说的“杂种”是社会学上的概念,和他们从生物学上说的是两码事。

人类是脊索动物门哺乳纲灵长目人科人属人种,人科以下,除了我们现代智人,没有其他任何相近物种,尼安德特人啥的早死光了,留了一丢丢DNA在我们基因里。

我们常说的水稻杂交或猫狗马的纯种杂种之分,是可以通过跨“种”交配,人工培育出的亚种。

但人类没有亚种,白种人和黄种人生出的混血儿,不属于生物学上的“杂交”范畴。

相反,因为全人类基因高度相近,假如关系太近,后代暴露罕见的隐性基因概率就会大幅提高,产生遗传疾病,这也是古人建立人伦规范避免近亲繁殖的原因。

更何况,相近基因结合,虽能更大概率保留优秀基因性状,但有缺陷的基因也更容易形成缺陷疾病。

杂交水稻所谓的“基因改良”,只对人类更有利,对水稻自身反而是缺陷,使其更易受动物取食。

稍懂生物学的都知道,世界上没有最优物种,只有最适合环境的物种。

所谓“适者生存”。

希特勒想搞的纯种雅利安人,的确会诞生更多极致聪明的雅利安人,但也会同时诞生更多傻瓜雅利安人。

都说犹太人聪明,其实犹太人子女智商方差非常大,出现天才和傻瓜概率都很高。

但因为幸存者偏差,我们只看到璨若星河的犹太伟人,那些低智商犹太人都被淘汰了,没准很小已夭折,你不知道罢了。

正如美国印度正在发生的新冠病毒逆筛选,把基因不够强大的老弱病残杀死,基因OK的叫“无症状感染者”。

难道这就是人类追求的理想社会?

“天道”和“人道”都讲究动态平衡,均值回归,而不是走向极端。

所以对人类而言,无论从社会学还是生物学,无论对个体还是群体,杂种都比纯种更好。

我们需要一个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世界,这才是可持续发展之道。

这次反对我的声音突然变多,可能和这几年国内舆论环境迅速转向有关。

嗯,科学也为政治服务,看看春晚,再看看郭德纲,大家都懂~

一味强调民族主义,强调华夏基因的纯种,对我们,对人类,对世界,真是好事?

我从小是一个喜欢看各种野书的杂家,横看成岭侧成峰,知道的越多,才越有可能逼近事物的全部真相,不容易被忽悠,从而远离愚昧,启发智慧。

“杂种”,是对我的最高评价~

那些沉迷网暴和阴谋论的人,往往都是一根筋。

这世界,最怕一根筋,最怕那些坚信“当官的都腐败无能”,“有钱人都不是好东西”,“和我想法不一样的都应该去死”的人……

 

07

D7,我来到儋州海花岛。

恒大填海围出的海花岛,据说对标迪拜棕榈岛,号称要打造一个“全球人向往的文化旅游胜地”。

一共3个岛,娱乐旅游集中在1号岛,两侧的2号和3号岛都是住宅区,像两片花瓣,拱卫着1号岛。

1号岛分成A-G7个片区。设计理念非常超前,并不像有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网友说的那么不堪,爱马仕审美没那么土。

整个海花岛还没全部完工,现在大概完成了80%,却在半年前就急着对外开放。

因为这么大的工程,只有投入,没有现金流产出,恒大资金链吃不消了。

比如最期待的童世界,还没开放。

电影院、大剧院、音乐厅、多功能剧院、国际购物中心、影视基地(学横店)、影视酒店、别墅酒店,统统没开放。

8个造型各异的博物馆,只开了3个。

水上王国因为天冷关了。

本就不大的海洋乐园虽然开了,但有40%项目没开放,都是最好玩的游艺项目。

五国温泉城只开了3个国(意大利馆、日本馆、泰国馆),另外两国(土耳其馆、芬兰馆)内部还没装修好。

风情商业街,不管餐饮还是奥莱,70%以上店铺空着。

年初,海花岛爆了个大负面,说2号岛上有39栋楼属于违法建筑,限期拆除。

原因我在《零容忍》里说过,恒大通过打通儋州地方政府层层关系,用“化整为零”的方法,使原本过不了环保关的项目得以推进,造成大面积珊瑚礁和白蝶贝永久性破坏。

讽刺的是,按最初计划,海花岛博物馆中还有一个是专门介绍海洋生态保护的……

要求拆除的,就是下面这一片高楼。

我想凑近点拍,有保安拦着不让进。

摸着良心说,整个海花岛项目构想非常恢弘,爱马仕想把他能想到的一切和文化旅游休闲娱乐购物相关的都装进去。

这里甚至可以举办大型会议、国际赛事、高端演出……

能捣鼓成现在这样,真心不容易。

但历史经验一再告诉人类,越是听起来无比完美的设想,越是在落地后容易出各种岔子。

因为想法太多,一岛全包,海花岛不得不把面积搞得很大,随便在相邻两片“叶子”间走走就是1-2公里,最远距离超3公里。

面积这么大,就需要很多游客填。

1号岛上有4个酒店,最高端的希尔顿有400多间客房,还没营业的影视酒店和别墅酒店有500多间客房,号称国内最大单体酒店的欧堡酒店则有4000多间客房……

这么多人全天岛上乱逛,如果让私家车随开随停,肯定堵死,所以1号岛一律不让开车。

游客出行只能靠免费大巴、付费小火车和更昂贵的私家电瓶车。

免费大巴只沿大路开,没法到“叶子”内部转悠,很不方便。

小火车虽然逛得深,但经常客满,中途站点等一小时都上不去。

电瓶车一小时动辄几百元,普通游客承受不起。

很多人只能靠11路电车……

这还是疫情期间,等全部完工+疫情结束,还不知道会挤成啥样……

2、3号岛同样存在类似问题。

为尽可能赚钱,两座住宅岛高楼密度吓死人。

本就是海上填地盖楼,既盖这么高,又盖怎么密,天天被海风吹,夏天还要刮台风,20年后地基下沉,墙面开裂怎么办?

2号和3号岛都只有一座双向4车道的大桥连通海南岛,此外别无离岛途径。

岛上主干道,原本设计也是双向4车道,但很多老人不会开车,走路又实在不便,就开三轮低速电动车(小乌龟)。

为避免交通事故,不得不分出半根机动车道给非机动车,导致主干道实际只有双向2车道。

一辆车出事,整条路堵死。

可见,设计师当初根本没想到岛上居民以后主要是老人,老人不会或不敢开车,他们需要一条比普通非机动车道更宽的车道……

我看了下晚上亮灯情况,现在入住率还不高,估计只有10%-15%。

以后如果真塞满了,交通是个大问题。

更何况对老人来说,最需要的是菜场和医院。

岛上没医院,配套商业又少又low……

幸好还有一家罗森……

岛上和周边到处是中介,不仅卖海花岛房子,围绕海花岛,到处都是新盖的楼盘,想蹭海花岛红利。

单价几千到一万不等,总价30-60万一套,已经降了不少。

因为多是投资客,很少自住,都想收租,导致供大于求,租金白菜价。

租金低廉,也吸引了一大批低价团,进一步拉低整个海花岛消费段位……

海南坚持限购不动摇,如果我是老人,喜欢冬天住海南,只租不买,怎么算都划算。

 

08

最后一天,我去了计划中并不存在,也压根不知道存在的海花岛苏东坡历史文化艺术馆。

因为爱马仕想把海花岛搞得超有文化,又是博物馆又是大剧院,但儋州自古穷乡僻壤,没啥文化,今天知道这地名的国人都没多少。

儋州唯一拿得出手的文化IP,只有苏东坡。

虽然是私人老板搞的,有商业目的,但设计布展的确花了不少心思,蛮讲究的。

苏东坡是人类史上极为罕见的全能型天才。

诗、词、散文、书法、绘画、政绩、治学、治水、儒释道、教育、美食、医学……他在他的时代所能触及到的几乎所有领域,都展现出极高的兴趣和天赋。

少年得志后,却在官场屡遭构陷。

他没想到,会因乌台诗案差点丧命。

小命保住了,因为嫉妒,还是被朝廷一帮小人天天打小报告诽谤,要把他名声搞臭。

对,1000年前,苏子也经历了他那个时代的“网暴”。

他在黄州,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万万没想到,政敌还不放过他,再贬惠州。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试问岭南应不好,此心安处是吾乡。

万万没想到,都60了,又被贬到蛮夷之荒的海南。

要知道,同为蜀党的弟弟苏辙也只是贬到雷州(广东),弟子黄庭坚贬到宜州(广西)。

朝廷要你拖着一把老骨头去海南,就是希望你断了念想,死在那里……

但在海南,他依然乐观放达,尽自己所能,发光发热。

一是在儋州普及中医,抵制巫医。

二是开馆授学,海南史上第一个举人和进士,都是苏子撒下的种子。

三是倡导黎汉两族平等融合,摈弃了传统士大夫“夷夏大防”的狭隘民族观,首次提出“华夷两樽合,醉笑一欢同”的平等民族观,广受黎族百姓爱戴,对后世中国民族观念,起到深远积极的影响。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没错,苏东坡,就是个超级不要脸的杂种。

 

09

回沪后,我转发了小宝给宝嫂买便宜人工培育钻石的文章:《捡个大“漏”,贼爽!》

有人问,人工钻石是不是不像天然钻石那样有瑕疵,是完美的?

我说,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的事物。

如果有人兴冲冲告诉你一个完美的事物:不管是一个人,一件事,一个作品,一种体制,一种观念,还是一个投资机会——

放心,这人非傻即坏。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三分在乎命运,七分在乎你对命运的回应。

希望世间多一些苏东坡,少一些刘学州。

新的一年,我对大家最美好的祝福就是:努力让自己成长为一个不要脸的杂种~

 

版权声明:
作者:nlnw_net
链接:https://www.nlnw.net/suibi/30.html
来源:谢其福财经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